TOP

QQ客服

QQ客服

Prev

我在广州的最后两天:你在广州拼掉老命,我回省城享受生命

  • 岁月静好
  • 2020
  • 70
  • 蛋妞
  • 2016-03-21

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决定在这个春天里,离开广州的,还有我的同租室友May。今早她约我去早茶,说看到我昨天在豆瓣发的日记,她很快也会离开,走之前一起吃顿好的。

QQ截图20160321105038.png


早上我特意做了个面膜,吹好头发,换上连衣裙,换了双高跟,和她去茶楼饮茶,依然是精致的水晶虾饺、鱼肉烧麦、做成猪仔形状的流沙包,和最后才上的那份干炒牛河,也许是因为就要离开,这一切并没有一种日久习以为常的感觉,也没有刚到广州时的隆重,只是已然是异乡异客,水土不服。

相处的2年里,这个生在贵阳的姑娘总会让我产生这样的错觉:她来广州,永远都像是昨天的事,即便她在这里已经度过了几乎整个二十岁区间。从提着行李来读大学,又提着行李换房换工作。和我不同,对她而言,广州才像是她的老家,自从来了广州,就像挖了一个洞,用着使不完的力气,永远不会熄灭的热情,一心只想赶紧把洞挖大,挖到城市地心。

就在一年前,May离开上班的那家公司,除了嫌弃公司上升空间狭窄和岗位的低挑战性,她更惶恐自己离新朋友新技术新思维越来越远,索性辞了,投身互联网创业。与很多创业人士不一样,她的朋友圈很少会发心灵鸡汤,也不会吹牛逼空谈情怀,却能看到她的天马行空,和奇思异想。

她常说,互联网创业宛如一股风暴卷来,创业者有如过江之鮼,她需要快一些,更快一些。然而,一年之后,她终于还是决定离开广州,回到自己的家乡贵阳继续她的互联网事业。

狮子座的May一直是我们合租的几个人中最有见地和最执着的一个,我不明白,广州有微信,网易、唯品会、梦芭莎,还有许多知名的游戏公司,难道还不算互联网产业发达?为什么非要回到“山高皇帝远,先吃早点后洗脸”的西南边陲小城贵阳去,一个方方面面欠发达的三四线城市能有什么互联网创业机会。

May笑笑说,傻姑娘,你以为今天的贵州人还整天只会聚一起唱山歌么,很多想法简单粗暴傻白的人都知道运用“互联网+”,众筹什么的,发财致富,说贵阳是大西南的“华尔街之狼”一点都不过。不管是互联网还是小微企业创业,贵阳开出的政策,都让人很难拒绝,大批思维活跃,充满激情、富有创意的80、90后青年聚集在一起,也在打造各种众创空间。

而这恰恰是折腾了这一年她所求而不得的,她说,广州看起来开放、发达,遍地是机会,但实际上广州人,和广州的投资商很保守,也排外,他们只愿意将资金撒在看得见产出的项目,比如传统实业、对外进出口贸易等领域,来钱快的游戏领域戏与电子商务领域,坚决不做看不到盈利前景但代表未来的移动互联网新兴项目。

也许是从意识开始,广州,和广州的一切,就已经把我们这些来自三四线城市的打工创业的人划分了个高低,更不会轻易完完全全认可她一个外来创业打拼的小女人。

May说,这一年的摸爬滚打叫她明白,何必非留在北上广深拼命赚钱,回二三线城市知足常乐,更好,可以更高调的赚钱,做出属于自己的品牌,再延伸品牌高度与广度。

爽爽的贵阳,创业的天堂,我承认我第一次对紧挨着昆明的贵阳有了这个认识,尤其是这个“贵漂”大军,吓我一大跳。May说贵阳空气质量好,夏季凉爽,有蓝天碧水绿树相伴,人居环境优势明显,而且房价相对便宜、人才政策给力,来越多的人开始南移。

那昆明呢?我是不是真的已经离开太久。

对于May以及和她一样的人来说,不管是广州,还是贵阳,还是别的任何城市,都倾向于一种雄心壮志。离开广州,离开那种你自己一直以为那就是自己的生活,不再拿自己的梦想和广州这座城市讨价还价,又何尝不是与另一座城市开始对赌。

从茶楼回来,我给我在广州的死党Lily打了个电话,让她明来机场送我。

她是大学时期睡在我上铺的姐们,大四的上学期她就已经在广州找了一家实习单位,其实也就比我早来广州半年多,但她却一直过着让我极其羡慕的生活:在广州一家媒体做记者,上班在CBD写字楼,站在信息和新闻的最前端,每天出入各种国际论坛、明星站台的新闻发布会,好玩免费的party,随时与那些骑在高跟鞋上的白花花的大腿、杂志封面上的CEO面对面,逼格爆棚,闲了就逛商场,请我们喝咖啡,晚上还去健身,夜跑……。

上周五她告诉我周末要去成都出差2天,我以为她已经又飞回来了,谁知她说,这会人还在成都,刚做了一个非常慎重的决定正准备告诉我,她要留在成都工作生活。

这个消息虽然有点突然,但是她离开广州去成都,我好像也不是很意外。

因为之前我们也聊起过几次,她说实习加工作在广州3年多,她经常会有一种历尽沧桑的感觉,虽然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其实都没有经历过。那会我对她说了6个字,贱人就是矫情。

在学校的时候就嚷着要进广州的南方系传媒,要做名记,要红,100个梦想家踏入人才济济的广州江湖,有99个发现出人头地不过是一场泡沫,唯独她如愿以偿,短短几年就已经活跃在物质奢侈场所,还有精神的奢侈场所,在大广州混上流社会圈子,说什么沧桑,就是矫情。

当然这跟她的努力和付出,以及对自己初心的坚持和热情分不开。在广州这座城市,当你想要去骑最烈的马,喝最名贵的酒、交最难征服的朋友,就得豪掷自己的资本,钱、青春、身体,才华,情商,她就是那样努力的一个人。

但Lily更是一个注重自己感觉的人。她说她在广州的生活匆匆忙忙,事事要竞争,时时要抓紧机会,惟恐随时会落伍失败,还要设法“扮”上流社会,作为一个记者,只能用墨,用观点,创意去取悦所有人。

总觉得自己是一个“思想无赖”,也许生活确实向着她最初的憧憬,更高更快更强前进着,她的人生却向着更干枯,更荒芜,更没有自己一路滑坡。

她说她早已心生去意,现在的广州,已经不是当时她心心念念的广州,她不过是一个异乡异客的感觉,对她而言,初心和梦想是要保护的,但不是重压在前进路上的石头。

我只是没想到,那么快就去成都找自己了。我对成都知之甚少,也不知道成都的媒体和圈子和广州有什么不同,还没有来得及细聊,她最终为什么会选择这座城。她说她目前正在策划一个大选题,根本走不开,等圆通山樱花开了,从成都飞昆明来看我。

从她已经又百分之百投入工作的状态来看,那里一定让她更自在,同时让她离想要的一切更近。比起广州,一旦生活进入更低、更慢、更轻的城市,便会有自由而轻盈的状态,也许收入水平会不一样,她在广州薪资过万,到了成都可能只有几千,但各种生活的软硬成本也都会随之下降,仿佛我又看到了那个闪闪发光的她。

从这个喧嚣的地方,到下一个热闹城,没有丝毫逃离的悲情,而只是深思熟虑的离开,然后仍然满怀期待地抵达。也许,面对生活,总该像她们一样孜斤斤计较。重回省城,我也该重拾自己生活,认真对待自己的这一次选择。


蛋妞--来自豆瓣


就在上周的3月14日,有一位名叫“蛋妞”的昆明女孩,选择离开奋斗了两年多的城市广州,回到昆明,并以日记的方式,网络直播自己“在广州的最后三天”。

《去你的广州,回我的昆明》

《你在广州拼掉老命,我回省城享受生命》

《你在我的城市等我两年 我离开你的城市回来找你》

三篇网贴迅速走红网络,豆瓣、天涯、百度贴吧和昆明同城各大论坛的网友纷纷热议转载,很多网民更是开启了“去你的XX,回我的XX,一脚踏进XX,心都碎了”的语法造句接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