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
QQ客服

QQ客服

Prev

聆听岁月,低吟浅唱

  • 精选散文
  • 2068
  • 82
  • 2015-04-18
岁月蜿蜒,似一曲无言的歌,沿着生命直曲的过程,弥散在深深浅浅的流年里,温润而深沉。一些过往在记忆里低吟,心在寂静的角落里回眸。
时光荏苒,刚刚还是阳春三月,转身,便是水寒天远,溯雪纷飞。冬的午后,阳光透过玻璃窗,有一丝暖暖的气息。靠在窗前,街道上依旧车来车往,在红灯前慢慢缓步,变换了绿灯,又迫不及待地冲出匆匆奔向自己的方向。对面的胡同口时而走出几个人,脚步匆忙,来不及整理忽而被风吹落在他们头上身上的细屑。此时,人们忙的,总是心,乱的,依然是脚步。
生活在安安静静的小城,却还是习惯了匆匆忙忙,没有人肯放慢行走的脚步,自己也毫不例外地习惯了这种匆忙,习惯了一种城市里的黯然浮躁和疲惫寒凉,即使用情感涂抹上五色斑斓,也有一种尘世过度渲染的感觉。许是年华的错过,沉吟间,便怅然地拉长了生命中已经模糊的过往,纠缠于心中。
许多年,把自己远远地抛在行走的路上,从居住的小城,到远远的一个乡村小镇,在这样的同一条路上反反复复,以自己的方式,常年穿行在春夏秋冬四季不同的气息里。坐在车上,常常喜欢把头抵到玻璃窗上,看着车子穿过长长的田野,成为一道流动着的风景,座座村庄,以不同的形态点缀着这道风景里的飞白。天空掠过燕子的背影,田野里遗留着庄稼的味道,春暖秋凉,悲欢苦辣,这么在路上漂泊,每每畏惧着前方,却又每一天充满着期待。
如有人说的那样,生命就是一趟旅程,每个人都在途中,每个人都在不知不觉路过沿途的风景。人生四季的风景也在路上,轻轻的,在脚下,在身边。或故作清闲,或庄注凝重,都在暗示着生命本身的传奇。
很长的时间里,思绪便如涨潮的水,漫过心头,久久延伸。
农民的车犁在春寒时翻开了刚刚苏醒的新鲜泥土,把一年的希望播种下去。行走的人们也开始在春天的时节,播种了自己微薄的希望,谁都无须问自己有没有结果,在这个尘世中,每个人都有一块必由自己耕种的土地。人们在车上看他们犁田的背影,看他们播种的辛苦,看他们坐在田埂上歇息,看炊烟在他们身后的村庄袅袅升起……
人们有时如鸟一样,静守着每一季淡然时光,安静地等待春暖花开。
某一天,看见田地悄悄的绿了,然后看见绿色慢慢浓重了,城市上空与乡村田野在一夜之间迅速覆满了绿色,生命的色彩开始蓬勃生长。此时,心若梦,灿然盛开出妖娆的花朵,于暖风荡漾起温软的笑。车窗外,仰望远方天空,仰望这片执着的绿色,谁都会轻轻擦去眼前浮名功利,吟唱一份心间原始底色的宁静,聆听自然,典藏时光的浅笑嫣然。
轻轻的,夏日的最后一朵芬芳松开了拥抱的双臂,随秋风飘去远方,只留下了凝望的枝干,徘徊于风起水凉时倾听灵魂的呼唤。但是它记着秋天绚丽的色彩,秋天,它赋予了这个世界最浓重的一笔色彩。那些间色或复色装饰了生命最后灿烂的过程。于是,在不经意间,我们发现了生命的残酷。若一首歌,起伏跌宕,声起声落,爱与恨,生与死,就如一首短诗,开头和结尾的距离如此的近,只是一回眸,便是梦逐清风,淡泪随烟。
冬天的寒冷,已让人的神经麻木。偶尔透过车窗,还可以看见落寞的田野,远处数点寒枝,几片孤云。西天残阳如燃烧的渴望,淹没黄昏的村庄,若有若无的轻尘,淡淡的卷起尘沙,仿佛若干年前一段故事。或浓或淡,或苦或甜,我们用心去品尝时,才觉,有花,有蝶,更有阳光。
霜寒漫漫掠过最冷的季节,时而早晨的太阳还很明亮,把寒树斑驳的枝杈映在车窗上匆匆掠过,若一幅风景小品,似一段褪色的记忆,轻轻滑过心头,远去。曾经的落泪,曾经的感动,曾经的忧伤在生命的冷暖里消失殆尽,笑意中,开始了接近原汁原味的生活。
就这么一路走过,穿行于风尘俗事,轻吟平平仄仄的笑语流年,心灵不停收获阳光,深深的懂得,即使阴霾的日子,我们还会走过自己那片耕种的土地,收获着自己曾经哭过,笑过,爱过,体味过,感悟过的人生。即使繁华落尽,心中仍有花开的声音,季节的轮回里,终有阳光温暖如初,那些遗落在指尖的光阴,已经褪尽了风华,还原生命本色,为自己那份简单的岁月填上生命的厚度。
聆听岁月,于素雪纷飞的冬至,珍藏一抹明媚的阳光,淡淡含笑,浅唱一曲流年,静静凝听。愿岁月静安,温暖绵长。(文/安子妤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