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
QQ客服

QQ客服

Prev

徐志摩:得之我幸,不得我命

  • 精选散文
  • 2508
  • 46
  • 徐志摩
  • 2015-11-22

1897年1月15日--1931年11月19日


1931年,36岁的徐志摩空难丧生。他似乎预言到了自己:他飞了,不见了,没了;像是春光,火焰,像是热情。


有人说,他是一个天才,梁启超为师、泰戈尔为友,留剑桥、办新月,堪称那个时期浪漫主义的代表。有人说,他人品差极,休张幼仪、恋林徽因、续陆小曼,甚至在青楼间流连忘返。


无可厚非,这些都是他真实的写照。但不能容忍的是,竟把“走着走着就散了,回忆都淡了”“你以为我刀枪不入,我以为你百毒不侵”“爱像水墨青花,何惧刹那芳华”这种句子安到了他的头上,简直扯淡。


|文=徐志摩


|图=吴冠中

假如我是一朵雪花,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,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,飞扬,飞扬,飞扬,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。——《雪花的快乐》


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。——《沙扬娜拉》


我不知道风,是在哪一个方向吹,我是在梦中,在梦的轻波里依洄。——《我不知道风》


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;得之,我幸;不得,我命。——《徐志摩致梁启超》


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,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。你不必讶异,更无须欢喜,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。——《偶然》


真生命必自奋斗自求得来,真幸福亦必自奋斗自求得来,真恋爱亦必自奋斗自求得来!彼此前途无限,……彼此有改良社会之心,彼此有造福人类之心,其先自作榜样,勇决智断,彼此尊重人格,自由离婚,止绝苦痛,始兆幸福,皆在此矣。——《徐志摩致张幼仪》


轻轻的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的来;我轻轻的招手,作别西天的云彩。——《再别康桥》


我有一个恋爱,我爱天上的明星,我爱他们的晶莹,人间没有这异样的神明。——《我有一个恋爱》


我可忘不了你,那一天你来,就比如黑暗的前途见了光彩。你是我的先生,我爱,我的恩人,你教给我什么是生命,什么是爱。你惊醒我的昏迷,偿还我的天真。没有你我哪知道天是高,草是青?你摸摸我的心,它这下跳得多快;再摸我的脸,烧得多焦。——《翡冷翠的一夜》


带一卷书,走十里路,选一块清净地,看天,听鸟,读书,倦了时,和身在草绵绵处寻梦去。——《我所知道的康桥》


这石是一堆粗陋的顽石,这百合是一丛明媚的秀色;但当月光将花影描上了石隙,这粗丑的顽石也化生了媚迹。我是一团臃肿的凡庸,她是人间无比的仙容;但当恋爱将她偎入我怀中,就我也变成了天神似的英雄!——《徐志摩致陆小曼》


今早梦回时睁眼见满帐的霞光。鸟雀们在赞美;我也加入一份。它们的是清越的歌唱,我的是潜深一度的沉默。——《天目山中笔记》


我亦愿意赞美这神奇的宇宙,我亦愿意忘却了人间有忧愁,象一只没挂累的梅花雀,清朝上歌唱,黄昏时跳跃;假如她清风似的常在我的左右!——《呻吟语》


阴沉,黑暗,毒蛇似的蜿蜒,生活逼成了一条甬道:一度陷入,你只可向前,手扪索着冷壁的粘潮,在妖魔的脏腑内挣扎,头顶不见一线的天光。——《生活》


我就象是一朵云,一朵纯白的,纯白的云,一点不见分量,阳光抱着我,我就是光,轻灵的一球,往远处飞,往更远的飞。——《爱的灵感》